不想多想,不得不想-----无题   

前两天参加了个企业的招聘考试,第一关就被刷了下了,心里不太好受。过了很久也没能平静下来,拨去所有外壳和别人在同一平台下竞争,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想找个借口来安慰自己,诸如对方是个国际大公司,那天没穿西装,没剃胡子,没剪头发就排了张潦草的照片,或者是一开始就没在精神上重视它。但都不能说是根本原因,因为就算一开始报名的时候没有重视它,但当考试开始的那一瞬间起,我可以说是用尽了全力。落选可以说是自己的力所不能及。

自从得知自己上一年成绩还不错后,自从拿了奖学金,知道有大企业看中自己后就一直很飘飘然,认为自己做什么都会成功,甚至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对自己过大评价,妄自尊大。回头想想真是非常可笑,周围的人可能认为更可笑。这个胖子每天在那里得意个什么劲儿啊。对啊,常常用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我这个胖子每天在得意个什么劲儿,好笑,好笑。

从来不相信失败是成功之母,失败是自己的能力不济,知道了自己的能力不济,就没有资格再谈天说地,指东指西。重新审视自己,以一个挑战者的姿态去战斗。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重视和尊敬身边的每一个朋友,同学,竞争对手。放正心态,全力以赴去对待每一次机遇和挑战。

繁华过后成一梦,蓦然回首万事空。虽然人身终归尘土,但一个没有成功和成就的人身是枯燥的,而成功与否并不会取决于主观意识,只取决于由无数客观因素所得出的对你能力的评价。

想着想着想继续想,写着写着不愿再写。与其通过笔墨来挥发自己的懊恼,倒不如让自己再继续沉浸在懊恼之中,这样可能更好。因为毕竟到最后没人可以取代自己的思想,分担自己内心的悔恨,尤其是怒己不争的悔恨。

反正很多事都是避不掉,躲不开。倒不如及早去面对。
[PR]

# by zhaocijie | 2007-10-30 22:46

无题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 by... ... 忘了   

长夜慢慢无心睡眠,把自己写的博客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很多都带有无病呻吟的倾向,看来只能用国骂的气势来振奋一下男儿魂。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骂毕收工。真是他妈的爽了不少。继续写写无病呻吟的文章。

最近没怎么关心自己的博客,不是不想写,而是脑容量的残存不太够。被很多事情装的满满的,混乱,混乱,混乱。其实有很多事情只有自己明白,尤其是爱面子的男人,一边平时摆出面对压力毫不在乎,持剑问苍穹的架势。一边半夜听着经典老歌而泪洒如尿崩。果然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但仔细一想这句话好像不怎么容易成立,因为天地宽了后无非就是眼界提高了,目标和理想跟别人不一样了,但理想终归是理想,要想实现的第一步还是得靠完成手头的工作,但既然已经无私了,和竞争对手相比就很够呛。所以想靠无私换来眼界和理想的话,就得有永远把这份理想藏在心底只供自己一个人欣赏的觉悟。
[PR]

# by zhaocijie | 2007-10-17 22:36

天下无题   

机会的确是给有准备的人,但不见得所有有准备的人都能得到机会,哪怕是用一生去争取。

前两天把ps3卖了,买了个xbox360,玩了3,40分钟,发现自己不再是能够沉迷在游戏里的状态了。不知是好是坏,反正有点伤感,就像跟一个和自己谈了15,6年恋爱的女朋友分手了一样。想想以前的激情岁月,而且对方这两年还越长越漂亮,怪只怪自己的游龄已风烛残年,力不从心喽。

昨天在图书馆里混了挺长时间(从前些日子的泡游戏到现在的泡书,终于又填补了段伟大的历史落差,果然境界高了以后,就能够一边和女人玩着吹拉弹唱一边研究台独问题),边分析着各国的宏观金融体系(最最最最最简单的来说,就是黑字主体和赤字主体间通过直接金融和间接金融的以社会为平台的经济活动)以及世界贸易关税组织(wto)和世界租税联盟(oedc)的异同,边睡觉。后来,明白到自己原来在睡觉的时候终于发现时间又被浪费掉了。人嘛,还是很后知后觉的。
睡醒了,顺手拿了本关于独裁国家的书翻了翻,书里主要提及了4个国家和4位独裁者,分别是北朝鲜的金正日,古巴的卡斯特罗,利比亚的卡扎菲和苏丹的什么什么三世,虽然在日本人绑架事件的背景下,不否认有借着古巴(人均寿命77岁,医疗教育制度可与先进国家比肩),利比亚(国民人均所得居全非洲之首),苏丹(国民总幸福)来讽刺北朝鲜之意,但空穴来风,必出有因,尤其是看到苏丹那一段时的确是感触颇深,就是这么一个位于中印之间人口仅60多万的至今仍以男耕女织为主的小国,居然有97%的国民认为自己很幸福,而与国民总生产GNP(GROSS NATIONAL PRODUCT)仅一字之差的国民总幸福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一词由苏丹传遍了世界,更震惊了世界。的确,人的恐惧来自于死亡,而人的压力正是来自于比较。整天边考虑着为什么他有我没有,为什么他行我不行?还边盘算着我有最好他没有,我行最好他不行。很累,但一旦踏出了,想到了就很难回头,不是不能回头,是没人能让你回头,因为周围所有人对于幸福的价值观已经改变,你只要还生活在这个圈子里,一旦回头就意味着不幸福,简称不幸。所以,能够正视什么才是幸福,幸福真正价值观的人很多,但哪一个不是甘愿承受压力的呢?
能让人感到最轻松的是对死亡的无知,能让人感到最幸福的是对外界的无知。看来在现代社会里,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PR]

# by zhaocijie | 2007-09-30 21:56

死了都无题,不看到你烦不痛快 by 性乐团   

连着三天一天一篇博客,不禁想问自己,最近的生活很不如意吗?
明天终于开学了,有事干了,又能冲锋陷阵了。
不要以为这篇又是随性所致的闲散文,虽然我自负很擅长写这种文章。

好了,好了,换张严肃点的脸。
其实今天一直在发呆,当然有的人喜欢叫做沉思。是关于企业,人与社会相互关系的。当然不是通过公司法的角度,我也无意通过博客这个大众平台来复习书本知识,这样也只会浪费看客的时间。我只是想通过更人性化的角度去理解企业,人以及其所处的环境,也就是社会。所谓适者生存,在当今因信息爆炸而趋于平面化的世界里,适者的定义已变得模糊不清,每个阶层所属人群的价值观也正趋于一致。所以,判断适者的标准不在是学识与技能,而是思想与认识。因为获得学识与技能的手段和方法在进步,而获得思想灵光的条件是亘古不变。也许这也是最悲哀的地方,因为在一堆沙子中挑一粒金子很容易,但要在一堆金子中挑一粒最亮的却是难上加难。这也意味着有更多的适者将因生不逢时而被淘汰,这其实也充满了唯物辩证的观点,既然被淘汰了就不是适者。殊不知这世界瞬息万变,有多少机遇是会随着人的主观意识和努力而转移呢?岂能一概而论?

再来说说企业。。。。。。不想写了,随性所致。
[PR]

# by zhaocijie | 2007-09-26 00:45

无题,你看着办吧   

今天一改平日昏昏什么什么的作风,准备写点像样的东西。恩,就反垄断法了。写之前先卖弄一下,反垄断法在美国的中心构成法叫sherman法,在日本则叫独占禁止法。

中国终于也推行了反垄断法,虽然不知道它最终会成为对付违规企业的利器呢,还是会成为中国特殊体制下的铲除异己,公报私囊的手段。因为反垄断说白了也就是对某企业在某领域内所采取的不正当竞争手段的一种遏制。但什么是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这解释的范围就大的去了,因为所谓的不正当竞争手段,从它的构成要素一件件独立来看的话绝大多数都不存在明显的法律问题。比如说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报纸发行这个行当里有个叫甲社的龙头报馆,在当地的报纸发行覆盖率高达百分之70以上,甲社为了在整个行当里取得垄断地位就针对其他报馆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最具代表性的手段就是把广告刊登费用不惜血本的往死里降等等,但你不能很贸然的说压低广告费用就是违法行为,更不能很确切的断定压低广告费用的目的不是为了企业长期的运营而是为了打击同行。所以,在反垄断法的领域里几乎所有的行为和最后结果的关系只是一种推测,而支撑这种推测的举证定位又是非常模糊,再者,若是有多个企业参与其中的话,其间意思联络的确认更带有相当程度的主观性存在,因为关系到意思联络的物证搜集本来就是难上加难。所以,在公司法才推出一年多,没有足够的完全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公司间围绕着垄断与反垄断的事例积累的今天,匆忙颁布成文的反垄断的行为好像有点牵强。

写着写着就不想再写下去了,有点虎头蛇尾,罢了,罢了,随性所致。
[PR]

# by zhaocijie | 2007-09-24 23:52